快捷搜索:

让世界充满姜文,让子弹飞不是红楼梦

2019-09-23 07:37栏目:影评视点
TAG:

    我不想渲染男人是多么嗜血,但我欣赏这样的英雄,美总统肯尼迪说:我们下定决心登陆月球,不是因为那很简单,而是因为那很艰难。的确,很多时候,很多的我们,跟另外一些力量是玩不起的,你跟人比力气,人家跟你比头脑,你跟人家比头脑,人家跟你比无赖,你开始耍无赖了,人家告诉你,兄弟,礼帽礼貌,给黄四爷磕个头,你就是爷的人啦。

  
  一个男人要什么,征服女人?征服百姓?征服人心?征服世界?兄弟义气,胜利者姿态,救世主精神?帅得一塌糊涂的张牧之是完美的。老汤呢?你说老汤懦弱,可是在凶险的鹅城那么多逃走的机会他没有走,在脑袋被枪指着还能故意把康城说成鹅城;他还很懂装傻的艺术,懂得“杀人诛心”(这不是前一部赵氏孤儿里用过的么?)。你说他长得丑,他甚至很能吃定女人,骗钱骗心,苗圃是一个,还有刘嘉玲用自己的钱为他买官...发哥在戏谑的黄四郎和窝囊的替身之间游走,演技炉火纯青,最后一段,张牧之与黄四郎在混乱之中看众人如蝼蚁般为钱财忙碌,静坐一旁。不知道为什么,张的这种胜利后的居高临下让人很不爽,反而发哥那种内敛与霸气,觉得张未能压制住发哥的大哥气质,而且也觉得是多余冗长的败笔。胜败定数,如同国画中的留白,不需要去详细描述解释。
 
   最后是我最不明白和理解的,是切腹的老六和艺伎一般装扮的女人打鼓,打鼓一次也就罢了,还反反复复的,感觉是想日本武士道精神致敬,但我怎么也没明白一个南方小城和东洋文化是怎么牵连起来的。
 
  说到底,因为喜欢姜文和他的电影,也的确认为《让子弹飞》已经是一部好看好玩又有一定意味的好电影,瑕不掩瑜,但是忍不住在滚滚好评中上来臭嘴一下,希望姜能拍出更好的片子,期待!   

        当年有记者问星爷关于[大话西游]的后现代主义问题,星爷坦诚地说其实自己不知道什么是后现代,都是影迷在说而已。所谓过度阐释,无非是影迷观影后自认牛逼的分析罢了。
        姜文被索德伯格称为中国最有才华的导演,我看是这意思。就像世界影坛需要伯格曼也需要黑泽明一样,中国电影也需要贾樟柯和姜文。(也许这对比不恰当)
        网民的智慧是恐怖的,他们愿意不负任何责任地炫耀下自己牛逼的智商。于是,对于[让子弹飞]的阐释光怪陆离。当然,这也要怪姜文自己,谁让你之前的[鬼子来了]是那么牛逼的一部禁片,谁让你的[太阳照常升起]是那么费解的魔幻现实主义呢。按照推理来看,[让子弹飞]必然是一部内含隐喻的惊世之作。
        看到的关于[让子弹飞]隐喻的解释,比较有趣的如下:
       1.小六子被黄四郎设计害死,六and四你能联想到啥?
       2.县长开始有椅子坐,是chairman,后来椅子被人搬了,他只剩 man了。
       3.鸿门宴一段,黄老爷和张牧之有段对话说: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于是豆瓣上有影评说这是影射现实。
       4.姜文说让子弹飞一会儿,等当局发现其中的隐喻后,影片早已经大卖了。
       5.姜文让葛优顶替了冯小刚,冒充起师爷去卑躬屈膝,意在讽刺冯小刚只知道拍片赚钱。
       6.黄四郎,原著中叫黄天榜。黄四郎,韩三爷的影射?
       好笑嘛?我觉得挺好笑的。在中国,你要拍部片子不影射些啥,你都不被网民瞧的起。
       可是,电影始终就是电影。姜文和马珂他们投资那么多目的不是拍一部跟国家较劲的戏,他就是一部好看的、紧张的、搞笑的,结尾令人击节叫好的电影罢了。
        我们从小学习语文课,只学会了作者要是没表达什么阶级斗争意识就算不上好作品。这思想传承下来,就成了装逼的肇始。[让子弹飞]不是《红楼梦》,用不着那么多“子弹学家”唧唧歪歪的。装逼装大了,容易扯着蛋!

       飞扬跳脱。这是我对这部电影的第一观感。

 
女人的自恋是肤浅的、外表的,男人的自恋却是骨子里的。
《让子弹飞》是今年看到的最好的华语片,里面打酱油的小角色都是有来头的,也一向喜欢姜文的电影,从《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到《太阳照常升起》。这样一个特别的姜文,在叫好不叫座的《太阳照常升起》后,拍了一部“低俗”的下里巴人能看懂笑明白的电影。光是三大影帝飙演技,就已经值回票价了,何况还有一众不大不小的角色撑腰。故事其实很简单,一个土匪闹革命的故事(原来还是革命的故事啊,部队大院的成长和经历在姜文身上果然是不可磨灭的),这个土匪不要钱不要女人,有的是朋友义气,百姓情怀,义薄云天,完美的男人啊。也正因为如此,张牧之这个角色其实是失败的,脸谱式的,但是是受人欢迎被热爱的。电影交代张曾追随蔡锷将军,后落草为寇,所以可能身上还有几分儒气,不过电影本身又像一部舞台闹剧,而本身就少了几分正气。荤段子和一些网络语言,加上不间断的搞笑情节,我也是电影院中从头笑到尾的那个,我喜欢看这样热闹又不揪心的电影,不过大过节的,打打杀杀,有点黄有点暴力....

    英格玛.伯格曼说他的梦想就是古代的一个传说,大教堂倒塌了,工匠、工程师、磨房主、骑士、小贩,三教九流都不约而同地聚集过来,花很久的时间重建了更为辉煌的教堂,建完他们就走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伯格曼说,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共建人类文明的大教堂。

  女人越来越是打酱油的,没看电影前,在杂志上看说有鹅城四美,后来才知道,这四美包括了完全出来打酱油不知道做啥的苗圃和那个只有几个镜头衣着暴露的丫鬟。其实我挺喜欢周韵的长相和气质的,可是在电影里周的角色去掉也完全不影响剧情,难道就想闹一个三角恋出来?还要邵兵不明不白的死掉后,老三说要替老二娶,没明白从何而来的爱恨纠缠。就刘嘉玲虽上了年纪还算有点风韵,腔调拿捏得有几分,不过发挥空间不大,基本还是打酱油的。说白了,姜文在《让子弹飞》里,女人就是布景和装饰品,这就是一个男人的自恋故事,从外形到内心到行为....   

    

    蔡锷军中遗墨:“锷为时势及良心所迫,待罪行间,转战数月,率国内健儿相见于修罗场,悱恻之余,继以惭悚。所堪以告我邦人于无愧者,出征以来,未滥招一兵,未滥使一钱,师行所至,所部士兵未擅取民间一草一木,不敢种恶因以贻恶果。”

    我知道这些牺牲的代价,但同时敬佩张牧之的大智慧:把忧伤和喜悦全部掩藏在谈笑间,不是心机重,就是为了活下来。但更加要明朗酣畅地活着。

    于是,小时候嘴里念叨着各种光荣与梦想的书生,眼见世界在自己面前变坏、变烂,像极了电影里那个老婆被强奸的男人,去敲个冤鼓,去等待一个青天。

    有很多老故事,需要被一代代地讲述,不是像炒冷饭,不是对时局没立场,只是,你需要智慧为自己的勇敢添加保护伞,这些不是在官场小说、心灵鸡汤中能获得的,我们的认知和感悟,大部分来源于书本上的自我领悟,并为之制造逻辑,却根本不愿意触摸一下对应的实体和虚弱的自己。

    山河交易的年岁,少不了这样的男人,锤子大的拳头和两颗滚烫的肾,在历史的前后台扑腾,有些时候是一种笨重但锋利的力量,更多的时候,就是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更邪乎的是,历史在他们手里改变了一点,是他们,使人以及人的世界变得更好了一点点。尽管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因为还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它变坏。

    修罗场里出来的张牧之,懂得装大糊涂,懂得穷人和穷的区别,懂得老狐狸的精明,也懂得小兄弟的花花肠子,懂得报仇的技巧和智慧,如果简简单单的以暴易暴,顶多就是个王朝的兴亡。

    让世界充满姜文,让世界充满张牧之。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从来就是致命伤。

    李海鹏写过英格玛的一个故事,我愿意放在这里,作为结束,绝大多数人,绝大多数时候,等待在你胜利的时候为你摇旗呐喊,这也就是为什么姜文的王朝永远都不会到来的原因:

    我希望这样的片子能被更多的青年看到,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恶很有头脑,需要的是张牧之这样的更大的智慧来抵抗,苗炜给张斌的书里说:我们在看体育比赛的时候经常会被触动,马拉多纳在1994 年对着摄影机狂吼,齐达内在2006 年黯然销魂,博尔特弯弓射大雕,乔丹绝杀爵士,这些画面都让我们触动,而且会长久留存。可是体育不仅仅是这些,当然,电影也不是。

    他明白自己眼前的一众恶霸不是好人,更知道自己手底下的几个弟兄也不是善茬,他们能够杀人,却始终不知道杀人为了什么,他们能为兄弟敬一柱香,却仍然会照着兄弟的死法一个个死球了,革命的队伍中,从来都是少不了这些汉子们的。

    早些时候读李宗仁,他口述自己一次中弹的场景,终不能忘:在一阵密集的枪声中,我突觉头壳猛震了一下,立刻右腮上血如泉涌,满嘴都是碎牙。我马上把牙齿吐出,用手在右颊一摸,方知子弹自我右颊射入上颚骨。我再一摸左颊,则并无伤痕,我想子弹一定停留在上颚……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游戏发布于影评视点,转载请注明出处:让世界充满姜文,让子弹飞不是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