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平行对应表现实在温情,绿头苍蝇

2019-10-22 07:54栏目:娱乐资讯
TAG:

精致,饱和,无处不在的暴力关系。片名象征最底层人物,其在市井背景下的饱满剧情一直追着观众,同时镜头语言脱俗有力,整体风格让人联想到娄烨的作品。
        我们看到,到处都是紧张的暴力关系,以及仇恨的转嫁。1,男主父亲对家庭施暴以及对自己施暴自杀。2,男主对父亲施暴。3,男主对欠债者,对手下和路人施暴。4男主在开头对女主施暴以及女主对男主施暴。5,女主母亲对打手的暴力以及打手对女主母亲施暴致死。6,女主弟弟对女主,男主,欠债人,父亲施暴以及电子游戏暴力。7,欠债者对男主施暴。8,女主弟弟对和母亲同性质的摊位主施暴,以及男主上司对医生施暴,甚至男主对上司也动手。
        最后集中在男主身上展现给我们的是最钝重最鲜血淋漓的暴力,整体上看从影片开头的打闹,到迎接他的结局,暴力的涟漪不断荡漾开去。仇恨从家庭转嫁向社会,又从社会转回到家庭,一张网不见天日。
        最后包括细节处的言语暴力关系,女主母亲对其父亲,老师对学生,男主侄子和同学之间。其中女主对前后两个老师的态度转变有可言说之处,从大的暴力到生活中小小的暴力,恶性循环中似乎能看见一点悲凉处的冷光。甚至日常生活里少有的轻松时刻,孩子和男主嬉戏的温情里,互相打闹也让人害怕,导演把暴力彻底地渗透进生活,一刻也不得松绑。侄子独自坐在一边,远离哪怕是温和的小小的暴力游戏,恶性循环需要体现出一些终结的意味。
        在暴力中长大的孩子,有些学会了以暴制暴,有些学会了停止。但是男主的刹车来的迟了,一片美好的夕光下,剧情在开往光亮之处的路上,越出了悬崖。来自同类的温情也无法拯救其死于必然的黑色命运。弟弟沉重严肃的表情,男孩忧郁的眼圈,男女主阴暗的日常色调,似乎所有人都背负着暴力的十字行走,所有人物都蠢蠢欲动地像马上就要被剧情带向悲剧,空气紧绷,像针扎破气球。
        其中没多少正面爱情描写,黑色的世界,是不适合爱情的。爱情是松动明亮的,而在窒息的苦难紧随每个人的地方没有其容身之处。开始以为是爱情的关系,将要进行的爱情描写,最后都必要地为主题服务。
        导演让暴力的涵盖面主要在三个年龄层上。中间三人游逛和最后温馨聚会都是冰冷抒情的神来之笔。前者在黑色基调的统治下,唯一的温情时刻也显得无力,恍惚,转瞬即逝,看起来就像镜头预先知道最后的结局。结尾十分优秀,一人之死把所有人连结起来,死者不在场却是最重要的在场。镜头在平静中突然切向了男主死去的强烈的画面。最后的生活中,抗争结束了,温暖的餐桌前,我们不得不粉饰悲凉,可是镜头之外悲凉更加悲凉了,就像女主用虚假的笑容粉饰老师扔粉笔的行为。
        所以这是一部彻头彻尾,味道纯正的黑色电影。

        很早以前看了一半的电影 ,当时因为晃动的镜头和慢节奏无法忍受,最近再翻出来细看,有了不同的感受。
  
   影片看似讲了一个社会失足青年的救赎,痛苦的边缘遇到某人,慢慢被感染改变,如果只是这样一条线叙述,此片不值得那么高的分,此片的亮点在于期间还加入了平行对应。
  
   高中女生的家庭和他的家庭刚好形成了平行对应,都是破碎的家庭,两对父亲,姐姐,弟弟。这些人组成了一个圈,而将这个圈联系起来的纽带则是暴力。结尾主角被和自己平行对应的女高中生的弟弟杀死,给人展示了一种一直在延续的,仍然在发生的沉重的社会话题,增加了真实性和压抑性,符合本片的电影风格。沉重、真实、压抑。所以这绝对不是一部让人看了舒服的电影。PS:深得希区柯克真谛“别让观众舒服,怎么恶心怎么拍”
  
   影片前半段的主要基调是充满暴力和压抑的,毫无美感的打斗场面,沉闷的撞击声,后半段这种压抑的基调随着故事的发展层层减弱,主要分割线就是一次次的闪回,最后减弱到非常温情的结尾聚餐。
   类似题材电影有的会把暴力归为无来由的狰狞,误导观众。要么会不自觉地美化暴力,耍酷。而本片,却是真实落魄的歇斯底里的人物和晃动不安的镜头让人作呕,施加暴力者既可恨又可悲。然后顺其自然的把关注点转到施暴者,或者被施暴者的内心世界,而后慢慢转变为温情风格。
  
   这部暴力的影片期间出现了几场温情的片段,流氓+女学生+流氓的侄子逛街;远处路灯的光晕中,流氓掩面失声,躺在女主角的腿上抽泣,这算不算是他的猛回头?流氓在死之前还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微微张开了手,满脸血污。在临死前回忆中,他也有幸福完整的童年,没有家庭暴力和拳脚相待。冬天的雪地里,有妈妈有姐姐,他们一起在打雪仗。

《绿头苍蝇》是一部描写家庭暴力,更准确地讲是暴力生态的韩国影片。影片的主人公金山木从小成长在一个父亲施行家暴的环境中。弱小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毒打母亲,冷漠的外表下积聚着长久的怨恨。父亲意外伤了自己的女儿,母亲则在慌乱中被车撞死。父亲锒铛入狱。长大后的山木在朋友开的(其实是一起创办的)讨债公司干着暴力的行当,算是以暴力谋生。他无法原谅父亲的过错,时常在愤怒中殴打自己刑满释放的父亲。故事慢慢在主人公山木、知己永丽(同样忍受着家庭暴力)、父亲、姐姐、侄子、老板朋友之间展开。每一段关系的刻画让山木的形象显得更加立体。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RE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整个故事中,主人公从暴力的受害者到施暴者再到最后的受害者,在宿命式的循环中展现了暴力的真正本质与生态:暴力会衍生怨恨、愤怒与暴力,无论是代际间还是人际间(山木对待父亲的方式、在任何场景中发泄愤怒时、对待讨债公司小弟的方式等等)。它像一个泥沼,身陷其中的人只能越陷越深。被这种愤怒攫住的人心会忘记自己是谁、忽视事态的变化、看不见生命真正的依归,等到父亲只能以割腕自杀来表达悔恨与无望时,山木才从悲悯与痛苦中醒悟过来,但暴力的因已经种下。等待他的也只是宿命式的轮回,从暴力的受害者到施暴者再到最后的受害者。这也是影片真正的悲剧性所在。

《绿头苍蝇》中最让我震撼的场景不是金山木躺在知己永丽的腿上,两个人一起失声痛哭;或是永丽弟弟(被山木带着的讨债公司小弟)在愤怒的牵引下用锤子砸死金山木,后者在临死之际仍用虚弱的声音说着带我去看侄子的演出……而是最终成全了的山木的朋友和家人在老板朋友新开张的烤肉店欢乐地碰杯、祝贺之后,永丽告辞出店,见到正在催债砸摊的弟弟的场景。前后强烈的反差让我觉得,他们之间仿佛隔着银河。暴力的生态和丑态一览无遗。

执笔至此,突然想到一个题目:一场暴力生态的华丽演出。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游戏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平行对应表现实在温情,绿头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