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斯奎拉永垂不朽,奇幻版的斯巴达克起义

2019-09-21 17:24栏目:轻松娱乐
TAG:

刷知乎时看到的这部剧,讲述了一个奇幻故事。在剧中的未来社会里,人类出现了超能力者,拥有着一种名为咒力的神奇力量。咒力类似于核能,既能造福于世人,同时又有着巨大的破坏力。为了避免人类社会被咒力拥有者毁灭,科学家们在咒力拥有者体内加入了愧死机构,使其不能对同类发动攻击,从而维持了暂时的安定;但没有咒力的普通人,此刻反而成了这些咒力拥有者的威胁。为了消除这些威胁,咒力拥有者们便将裸滨鼠的基因植入普通人体内,将其改造为野兽,命名为化鼠,从而可以从心所欲地对他们压迫,乃至杀戮。
上面的推论,还是一种相对光明的想法,咒力者也只是为了自保,迫不得已才将普通人改造为化鼠;可仔细回想下,既然咒力拥有者可以发明愧死机构,那么把愧死机构也植入到普通人体内,让普通人也不可以杀死咒力拥有者,不就能消除普通人的威胁了嘛。
只怕人性要更加的阴暗,咒力拥有者们获得了神奇的力量,便将自己视作高高在上的神明,把普通人当做牛马一般的牲畜;为了光明正大的奴役压迫普通人,更是在普通人体内植入裸滨鼠的基因,将他们的外形改造得如同野兽一般;然后义正言辞地告诉他们,你们只是低贱的牲畜,只配做咒力拥有者的奴隶,咒力拥有者稍有不顺,便可随意地对你们进行杀戮。
世世代代受奴役的化鼠们,终日惶惶不安,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这些神明大人,可神明大人们一个不高兴,就要将他们灭族。为了摆脱奴役,更为了从死亡的阴影中逃脱出来,斯奎拉带着化鼠们开始对咒力者进行反击,只可惜最后功亏一篑。
可恨的是,咒力者在审判斯奎拉时,竟然说他们一直与化鼠友好相处,把对化鼠的奴役、肆意杀戮视为理所应当,将傲慢刻到了骨子里。可惜大势已去,斯奎拉终究还是落了个身死族灭的下场,他在最后的呐喊,“我们不是野兽也不是奴隶,我们是人类”,也只能作为一个悲情的落幕。

孩子们从小被洗脑 不能出八丁标边界 八丁标的作用不是用来保护村子,用来引导咒力流出村子,达到阻止咒力积累过多威胁生存环境。

女主简直有毒,害死了一大批人,每当女主要做决定,我就看的好着急,真正的男主绝对是奇狼丸,虽然他心里面并不完全服从人类,但是他为了大局,决定英勇就义; 最后野狐丸那句:我不叫野狐丸,我叫斯奎拉!点题了! 斯奎拉绝对是化鼠一族绝对的民族英雄,被压迫着苟且的生存,还不如拼尽所有力量搏一把,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本来作为智能生物的后代们不在沦为人类的劳动力,时时刻刻担心神明大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遭到灭门! 本来同为人类,但是因为拥有咒力,就能把没有咒力的同类变为化鼠永远让他们的子子孙孙作为自己的奴隶,其实真正可怕的永远是人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故事已是1000年以后,却没有任何科技的影子,教委会从阻断科学探索的手法,阻止孩子们产生疑问,阻止孩子们去查阅。
多么奇妙的洗脑方式呢 ,朝鲜类似。

自从有部分人拥有了咒力这种特殊能力,于是就像第一集开头如此世界开始充满血腥。可是怎么才能防止咒力这种特殊能力不用来做杀人这么可怕的事情呢?于是先人想出了愧死机构,从而抑制对同类做出杀人动机(是同类而不是人类,是因为化鼠原来也是人类,因而要用同类来区别,也是为什么研究机构叫做“异类”不是“化鼠”),拥有咒力的人基因里含有愧死机构,无法杀死同类,没有咒力的人基因不含愧死机构,可以杀死拥有咒力的人。

经过一系列战争后渔翁得利的科学的一族,同时也是拥有咒力的人,为了避免出现业魔和恶魔,方便筛选孩子们的合格率,废除了从生命开始的第22周起就拥有人权这项法案,改为17岁以后拥有人权,于是孩子们17岁以前一直在教育委员会的监视下,并且不能与异性发生接触,于是有了他们在14岁那年只跟同性恋爱这个场景。

为什么要除掉不合格的孩子和带有恶意的孩子呢?因为前者可能咒力会消失,后者容易成为恶魔或业魔,两者对愧死机构都无效,可以杀死带有咒力的人,他们惧怕着这样的情况,于是严格的筛选铲除。

除去的人都去了哪呢,被不净猫吃了?还是被基因整改变成了化鼠?

结尾觉给了一个测试结果,化鼠也同样含有23对染色体,跟人类一样。
斯奎拉在被审判的最后大声呼叫说自己就是人类,看着长成老鼠样子的动物说着自己是人类,全场都发出了讽刺轻蔑的笑,不知道在场的人是不是知道他们是基因被整改的人类,又或者在场的肯定有知道的,这真是一场惨兮兮的阴谋。

原来,化鼠就是那些不知道哪去了的人。

共存也不可能
就算化鼠还是人类,在会咒力的人类面前,只能是下者一样的存在,你怎么敢怎么样他们,就算是拥有了愧死机构,不能杀死同是人类的化鼠,他们的各种优越性能,怎么想都不是正常的平等社会。
对于会咒力的人来说,普通人是死神一样的存在,因为他们能杀死自己,而自己却不能杀死他们。由于惧怕普通人对威胁自己的生命,肯定会采取很多措施。
两者都在恐惧不安中生存,我认为不太可能。

故事双方都是残酷,都是悲剧的。
恐惧不安充斥着整个世界。

到头来斯奎拉那句我们是人类显得太苍白无力。
就像《变色龙》他变成了父母都不承认的异类,连父母都想要杀死他,没人认出来他是谁了。这种情况,该如何挣扎?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游戏发布于轻松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斯奎拉永垂不朽,奇幻版的斯巴达克起义